洺萘

网近顾韩/全职周叶/盗笔瓶邪/龙族楚路

可逆不可拆!

cp洁癖!cp洁癖!cp洁癖!

推荐狂魔,谨慎关注。

微博@洺萘。

段子狂魔,常年辣鸡。

昼夜歌

昼夜歌

昼夜双生世,歌与月同酌。

                                               ——题记

  月光倾泻在翠绿的竹林中,竹林中央,三个杯子静静地放在那里。

  三个人却只是沉默地喝着坛中的酒。

  “……颜歌,你决定好了?”刘海挡住左眼的马沙突然发问。

  被问到的颜歌放下酒坛,狠狠地抹了一把嘴边的酒渍。

  月白抱着酒坛,抬头看着颜歌。

  “……是的。”少顷,颜歌喝了一口酒,“在那时候,我什么都没说。”

  颜歌自嘲的笑了笑:“果然,我还是个以利益为重的商人啊。”

  月白抱着酒坛的手不由紧了紧,马沙举起酒坛,一饮而尽。

  “话说……我第一次见她还是我十二岁的时候呢……”颜歌眼神迷茫,陷入了遥远的回忆,“我也没有想到后来会是这样……”

  ————

  十三年前。

  “喂。”十一岁的颜歌从直升机上跳下,“‘仇恨之种’在这里?这任务不难吧?”

  “不是。”跟在她身后的黑影翻了翻任务介绍,“这次的目标是两姐妹,姐姐因为能力被试做不详,从小被家人和村民虐待,妹妹比她小一岁,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真是可笑,不过是控制不了能力而已。”

  颜歌打了个响指,满不在乎:“我们只要利用村民就好了。对了,那药你带了?正好试试药性。”

  黑影扔出一个瓶子:“保存时间不长,你要好好使用。”

  “呵,在来这里的时候我就想好了啊。”颜歌撩了一下刘海,“我可是计划通啊。”

  两姐妹所在的村落坐落在山脚,来往客商只有很少人会进村子。

  因为——传闻,村里有一个被诅咒的“恶魔之女”,右眼能制造爆炸,还有一身怪力。

  颜歌用大价钱雇了几个人去村中散播“诅咒”和“恶魔之女”的谣言,然后静静的等着时机到来。

  黑影是个抠门:“用得着这么多钱?”

颜歌:“任务经费,可以报销的,不花白不花,花了不白花。”

  “……”

  这几天流言散播的很明显,颜歌靠在树下,心情很不错。

  该执行下一步了……颜歌掂了掂手里的药瓶,眯了眯眼,跳到了一边。

  一道激光擦着她的裙子过去,打在了树干上。

  “呵呵……无影大人又来追杀我了?”她握住手中的丝线,拧成一条鞭子。

  无人应答。

  啧……自己可对付不了这种隐身能力的人。

  颜歌想了想,上下抛着手中的药瓶:“呐呐,无影大人……这是带有传染性的毒药……只有这一瓶,但是……”

  颜歌勾起唇角:“我不介意用在你身上!”

  话音未落,激光四起。

  颜歌挥舞着手中的鞭子,左手分出一股丝线,缠上了远方的树枝。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颜歌狠狠一拽,顺着丝线向树枝掠了过去。

  她飞快的变了几个方向,终于躲开了那个人。

  颜歌打开地图,朝着河流走去。

  她打开瓶子,把毒药倒进了水里。

  当晚,村里爆发了瘟疫,人们恐慌不已。正骚乱之时,不知道是谁提出了疑问:“你们说……会不会是‘恶魔之女’做的?”

  全村人恍然大悟,随后,健康的人们拿起锋利的武器和明亮的火把,冲向“恶魔之女”家。

  “呵,果然。”颜歌站在树上,“愚昧。”

  五岁的炽夜刚刚带着一身劳作导致的伤痕躺下,耳边是父母和妹妹的欢笑声。

  仇恨在生根、发芽。

  突然,屋外传来了不一样的声音——

  “杀了她!”“是她带来的诅咒!”“……!”

  炽夜震惊的睁大了眼睛,慌忙站起身准备逃走。

  这四面铁窗的房间要怎么逃?

  恐惧,愤怒浇灌着仇恨之种。

  村民们冲破了铁门,站在她的面前,手中是血染的钢叉。

  炽夜无措的看着四周,门外只有父母的尸体。

  她来不及思考妹妹去了哪里,最前面的村民就冲上来抓住了她,手中的钢叉刺向她的身体。

  “不……”炽夜的右眼由灰白变为了血红,“不要!!”

  一声轰鸣,尘烟弥漫。爆炸发生了。

  炽夜眼中流着血,走在燃着火焰的废墟上。

  好累……好害怕……不行了……

  在她倒下的那一瞬,一个温暖的怀抱接住了她。

  炽夜闭上了眼睛。

  颜歌扛起炽夜,回头看向身后的黑影。

  “呃……你再看我也没用……那个人不见了……”黑影无奈道。

  “死了?”颜歌皱眉,“我不是叫你……”

  “我失手了。”黑影转身上直升机,“走吧。”

  “啧,只有一半积分了……”颜歌的声音消失在黑夜里。

  直升机飞走了,在它身后,火焰燃尽了一切。

  ————

  “后来啊,”颜歌抬起手,看了看在月光下发亮的手链,“BOSS封印了她的记忆……连带着仇恨之种,她就作为一个普通成员在组织里工作……开始我只是觉得好玩才去关注她的……没想到……”

  她叹了一口气:“哎……我也没想到我会不知不觉喜欢上她……当我发现的时候,她已经成长的比我还要强了啊……”

  月白攥紧了手,马沙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示意她别激动。

  “取出仇恨之种是对我们整个组织都有好处的事情,比现在要好的多……”马沙严肃的看着颜歌,“你不会不明白吧?”

  “话是这么说……”颜歌咳嗽一声,“你他妈能不能把衣服穿上?变态暴露狂。”

  月白默默地转移了视线,看着一边的竹林。

  “嘤嘤嘤被嫌弃了……”马沙开始卖萌。

  “……够了!把衣服穿上!!!!”两个人都忍不骂人的冲动了。

  “说真的……取出来的话,她只有1%的可能活下来……而且就算活下来,也是个植物人了。”

  颜歌抬起手揉了揉眼睛:“可是我同意了啊……啧,起风了……”

  欲盖弥彰。

  三人喝着酒,心里想的是不一样的事情。

  与此同时,“逸舟”内部会议室。

  折止推了推墨镜:“你确定这么做?危险系数很高啊。”

  雨昼抿了一口茶:“是的……所以我来找你们帮忙,这是最后一次。”

  “的确是最后一次。”魂魂放下手里的塔罗牌,“事情走到这种地步,我们可以确定,她已经被‘猹’放弃了。”

  “取出仇恨之种后,她有99%的可能会死,就算发生了奇迹,她也可能会变成植物人。”长风托着下巴。

  “你不会天真到以为他们没有治疗吧?”洺萘抱着本子窝在一边,“如果出现了奇迹,他们还放弃她的原因只有一个咯……”

  “……可她毕竟是我姐姐……”雨昼站起来,单膝跪地,“师父,请助徒儿一臂之力!”

  “啧啧啧,我都不知道她是你徒弟……”狐狸摸了摸耳朵。

  “哎,”折止叹了口气,“语卿,狐狸,麻烦了,和我们走一趟吧。”

  “卧槽——”洺萘突然笑了起来,“木头这就和警察叔叔说‘和我走一趟’的感觉一样啊哈哈哈!”

  “噗……”所有人都笑了。

  “出发!”折止推开大门。

  “猹”实验大楼。

  嘈杂的人声吵的人头疼。

  “再检查一遍仪器!”

  “这边来搭把手!”

  “准备好了没?!”

  笛声悠扬。

  “这是?”实验室众人纷纷停下手中的工作。

  这些人中的领头者最先反应过来:“不要听!这是‘眠’来了!”

  “太晚了。”在他昏倒之前,听到了一个冰冷的女声。

  “加快速度。”折止打开远程通讯,“小黑,解析内部构造。”

  片刻,一个实验大楼模型出现在折止手中的屏幕上。

  “干得漂亮!”折止在脑中过了一遍地图,“回来让小洺萘请你吃饭。”

  “阿嚏——!”洺萘一个手抖,画偏了一笔。

  “师父,狐狸和语卿……没事吧?”

  “好歹也是‘逸舟’啊,相信她们。”折止拍了拍雨昼的头。

  两人顺着最短路线到了实验大楼的中心实验室。

  “麻烦了,可能已经开始了……”折止心中一沉。

  雨昼二话不说,破门而入,水汽弥漫。

  这熊孩子!这么多年一点也没变!折止隐了身,打开激光冲进了战圈。

  “在那里!”折止对着雨昼大喊。还好这里都不是战斗人员,不然就麻烦了啊……

  雨昼打开一个圆球状的仪器,炽夜静静躺在那里。她愣住了。

  “你在楞什么?!”折止见她站着不动,着急了,难道是上面有什么幻境?

  “……姐姐?”雨昼没听到折止焦急的呐喊,慢慢伸手探在了炽夜鼻下。

  1%的奇迹发生了。

  “快走!”折止冲上去拍醒了雨昼。

  雨昼背起炽夜,在水幕和折止的掩护下飞快的逃了。

  两个小时后,一个女孩子推开手术室的门:“抱歉……我的能力只能做到这样了……”

  雨昼走了进去,站在床边低着头,一言不发。

  “她的封印解开了。”洺萘抱着本子,“就算她醒的过来……那也就是个普通人了。”

  “这样也好吧……”清墨叹了口气,“可以远离这些事情。”

  “狐狸……你是九尾狐……你有没有办法救她?”雨昼突然发问。

  “……当然没有……”狐狸摸了摸头,“这算是逆天而行了……如果只是一只鸟什么的还可以,一个人就……根本没有那样的事情。”

  雨昼坐在病床边,紧紧握住炽夜的手。

  “逸舟”的七个人互相看了看,走出了病房,给姐妹俩一个安静的环境。

  “姐姐……”雨昼抬手捂住了脸,“姐姐……求你醒过来……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压抑的哭声从她狠狠捂住嘴的手中传出。

  逸舟内部会议室的气氛也十分压抑,沉默充斥着房间。

  折止盯着魂魂,这家伙一定早就知道结局了吧……

  长风捧着花盆,刚刚种下的种子在她的控制下快速生长。

  狐狸抱着尾巴,看着桌子发呆。

  清墨依旧闭目养神,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萝卜手里拿着笛子,却完全没有吹一曲的想法。

  洺萘抱着本子写写画画。

  魂魂趴在桌子上,与折止进行眼神交流。

  “算了,既然都不想说什么,那就回去睡觉吧。”折止站起来,“那孩子……我也没办法……”

  “哦……”众人有气无力,纷纷起身出了门,回家睡觉了。

  走在最后的清墨回头看了一眼折止,关上了灯。

  会议室重新静了下来。

  折止站在落地窗旁,皎洁的月光照进了黑暗的会议室。

  千百年来,月光总是一样的,公平的照着人世间。

  竹林里光影摇曳。

  “马沙大人!不好了!”远远传来一个慌乱的声音。

  “怎么了?慌里慌张的。”马沙站起身。

  “炽夜被‘逸舟’带走了!”

  “……”马沙看了一眼颜歌,她没什么反应,看来是想开了,“‘仇恨之种’呢?”

  “取出来了……虽然活了下来,但是……”

  “我知道了。”马沙挥挥手,“你走吧。”

  “是。”

  “颜歌。”马沙和月白看着颜歌,“你没事吧?”

  “……”颜歌默默地把面前的三个杯子倒满酒。

  “?”两人接过杯子。

  颜歌淡淡的开口:“像我这样的人,是不适合与那样的她在一起的。”

  “他们都说——”

  颜歌抬起头,举起杯,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敬往事一杯酒,再爱也不回头。”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