洺萘

网近顾韩/全职周叶/盗笔瓶邪/龙族楚路

可逆不可拆!

cp洁癖!cp洁癖!cp洁癖!

推荐狂魔,谨慎关注。

微博@洺萘。

段子狂魔,常年辣鸡。

论反差如此大的两个人如何相处



1.cp洁癖

“贱银,我发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骆芷良突然放下手里的手机,抬头看着安慕珂。

安慕珂看了一眼骆芷良,把叉子小心的放在蛋糕盘上:“啥?”

“妈的你这个没有cp洁癖的家伙!!!”骆芷良掀桌,“为什么你可以面不改色的写完这个再写那个!!重点是两对cp!三个人!”

安慕珂:“哦。我喜欢。”

“你麻痹!”骆芷良抢过她的蛋糕,恶狠狠的全部吞了下去,“无法理解!”

安慕珂:“……很难理解吗?(´・ω・`)”

骆芷良:“卧槽颜文字出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妖魔鬼怪快离开!①”

安慕珂:“不服?”

骆芷良:“不服!”

安慕珂:“劳资还写3p呢。”

骆芷良:“……”

安慕珂:“……握草骆芷良你他妈……老子的蛋糕!!!”

“你反射弧长怪我咯?!”

然后两个人被扫出了蛋糕店。

路过的刚刚从图书馆回来的肖栝莳:“……?”

“……”肖栝莳看了看两个人,“哦,这就是你们两个来蹭地方待着的原因?”

两个人理直气壮:“对啊。”

“我……”肖栝莳扶额,忍住打人的冲动,“然后呢?”

骆芷良:“然后……然后为什么丫没cp洁癖!?说好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呢?!”

安慕珂:“……我特么还想问你呢!妈蛋为什么你不能接受3p?!”

骆芷良:“woc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同时爱两个人!?你他妈的在逗我?!”

安慕珂掀桌:“为什么不能!?你告诉我啊?!”

肖栝莳:“……那是我家的桌子。”

“……”两个人沉默了。

肖栝莳再一次补刀:“另外……我也不认为一个人可以同时爱两个人。”

骆芷良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失血过多的安慕珂:“女神,我们是不是要报警哦不是,打120?”

肖栝莳:“艾特某公安在线。”

骆芷良:“哦。”

【为什么你们都不接受3p啊!】②

『woc,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同时爱两个人。』


2.萌点

某一天。

骆芷良和安慕珂吃完晚饭后在操场上边绕圈边聊天。

安慕珂:“快吃我安利。”

骆芷良:“3P不吃,BE不吃,虐不吃,逆cp不吃,SM不吃,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安慕珂:“……没了。”

绕了一圈之后,安慕珂忍不住了对着一旁的树大吼:“你他妈为什么总是拒绝我的萌点!”

站在大树后面努力蹭办公室WiFi的肖栝莳:“……?”

【我的内心是几乎崩溃的。】

『我的内心已经崩溃。』


3.唱歌

“贱银,快看这个微博!”骆芷良把手机拍到安慕珂脸上。

“卧槽!突然好想听这首歌!”安慕珂立马趁着WiFi下载,然后播放。

……公放就算了,为什么你还要跟着唱,这里是奶茶店。

“咚!”安慕珂被盘子砸了一下,回头一看,“……对不起我不唱了,换她。”

骆芷良:“……”

肖栝莳:“不是我一定要打你……但是你跑调……”

安慕珂反驳:“我以前练过这首歌!”

骆芷良:“……那你还……”

安慕珂:“你们两个就这样伤害五音不全的我!哼!”

【……虽然她唱的的确好听……】

『噫吁嚱,熏疼。』


4.食量

“你晚饭就喝这个?”骆芷良看着安慕珂面前的奶茶,沉默了一会。

“是啊,喝一半就不错了。”

骆芷良看了看桌上的两个空汉堡盒子:“……我还想吃。”

安慕珂:“woc……”

吃完了以后,骆芷良强行拉着安慕珂去了学校旁边的美食街,买了一袋鸡柳:“吃。”

“噫,不要!”安慕珂拒绝,“我的内心是拒绝的!”

骆芷良边嚼章鱼小丸子,边往她嘴里塞鸡柳:“不行,不能吃这么点,你的内心拒绝并没有什么卵用,只要你的身体不拒绝就好。”

安慕珂满嘴鸡柳,说话含糊不清:“嘛丹……次污下!”

骆芷良:“……什么?你说我污?”

【……不是,但是你确实很污。】

『可怕,她为什么吃这么点就饱了!』


5.吃肉

骆芷良抱着让书店老板帮忙买的本子,一脸荡漾。

安慕珂:……那些粉红色的小花是我眼瞎吗?!

两人到了上次被扫地出门的蛋糕店,安慕珂二话不说抢过骆芷良的本子。

卧槽!这是!全肉本!!

安慕珂炸成了一朵烟花。白色的。

“卧槽……”安慕珂扶着墙,“清水党的末日……”

骆芷良面不改色的翻看肉本:“撞什么壁,你又不是没画过。”

安慕珂脑补了一下,用尽把头往墙上磕。

卧槽,真·撞壁。

安慕珂指责骆芷良:“你真污!!”

骆芷良:“我就是污!不服来战!”

安慕珂把包一丢,冲了上去。

……然后她就被放倒了。

上楼来找两个人的肖栝莳:“……看了不该看的,不会长针眼吧……”

骆芷良、安慕珂:“卧槽!女神/栝莳你听我解释!!她要打我/她和我撕逼!”

肖栝莳看了一眼两个人身后的东西:“我不管是撕逼还是扯蛋哦不是,扯淡……”

两个人松了一口气。

“把那个本子拿过来再说。”

“……卧槽你们两个好污!!!”安慕珂跑了。

“……”两个人对视一下,不约而同的翻开了本子。

【卧槽太可怕了好污!分手吧!】

『……我记得,一年前她还可以写肉文的,吧?!再等等,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过?』


6.记性

“居然过的这么快,都到了八月十六了啊。”安慕珂趴在家里地铺上给骆芷良发qq,“今晚等三叔更新,都怪你他妈拉我入坑。”

骆芷良躺在家里床上刷微博:“嗯,距离你当年给我安利都过了那么久了啊。”

屏幕那头的安慕珂一脸微妙的表情:“你在吃肉对不对?你真污!……等等,我给你安利?!”

骆芷良面不改色:“对啊,你当年拿的书给我。”

安慕珂:“我拿书干什么?!”

“啧,给我看啊。”骆芷良翻了一页,眼里的光芒大盛。

“啥?有这事?”安慕珂挠了挠头。

“呵呵,我就知道,你特么给我忘了。”

“你确定是我卖安利吗?!”

“我就这个表情。”骆芷良发了一个嘲讽的表情包,“渣渣,友尽吧。”

安慕珂:“……你他妈把话说清楚!!老子记性有这么差吗?!”

然后骆芷良就被崩溃的表情包刷屏了。

呵呵,天道好轮回,终于轮到我被表情包刷屏了吗。

之后安慕珂就被表情包刷的卡机了。

【我,真的,安利,过,吗?!】

『呵呵,天道好轮回。』


7.爬墙

安慕珂看着趴在书店柜台上的骆芷良,忍住眼泪(并不是):“又买本子?”

骆芷良头也不回:“就是这个本子……啊,是啊。”

安慕珂:“又是瓶邪的吗!?”

骆芷良:“废话。”

万分不解的安慕珂:“……为什么你可以喜欢一个东西这么久。”

莫名其妙的骆芷良:“……为什么你三个月就要爬一次墙?能不能像我一样专一!”

“哈?我爬墙……”

“闭嘴,你特么爬墙比脱裤子都快。”

“你……握草,我居然无法反驳。”

骆芷良转过身,开始揭老底:“你看,去年九月,你在萌剑三,我在萌瓶邪。”

“去年十二月,你在玩刀剑,我在萌瓶邪。”

“今年三月,你在萌刀拟,我在萌瓶邪。”

“今年六月,你在萌霹雳,我在萌瓶邪。”

“现在又是九月了,你在弄原创,我他妈还在萌瓶邪。”

“你这个爬墙比脱裤子都快到家伙,看透你了,友尽!”

被骂的无法反驳的安慕珂:“我他妈……woc你别走!把话说清楚!你什么时候算过我脱裤子的时间!再等一下!你跑什么!我特么现在萌k了!”

远处传来骆芷良的咆哮:“操!”

晚上骆芷良收到安慕珂的qq:“我跟你嗦!!!秦时明月之君临天下!章邯是个叔!! 妈的好想让扶苏把他按在地上SM!!还是强强!”

骆芷良怒摔笔:“变态!一天他妈的爬了仨墙!友尽!”

【TMD!没必要这么揭我老底!】

『变态,友尽。』


8.


肖栝莳:“……然后呢?”


安慕珂:“什么然后?”


肖栝莳:“然后你俩就莫名其妙的在一起了?”


安慕珂:“哦,是啊。”


肖栝莳:“为啥?”


安慕珂:“因为反差……哦不是,因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我俩这里说不通。”


肖栝莳:“……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看懂你们在干什么。”


骆芷良:“……我以后还是当个段子手吧。”


注:①《成龙历险记》的梗。

②【】内为安慕珂的心理,『』为骆芷良的心理


不要问我为什么会出现这篇莫名其妙的东西,因为昨天晚上我找她结果丫不鸟我,然后我说你再不出现我就写我×你的文,之后我就一直等到了十二点……手动再见,最后,我还是好好做个段子手写《高二十五历史组》吧OTZ因为实在不会写谈恋爱的故事

最后说一句,女神萌萌哒。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