洺萘

网近顾韩/全职周叶/盗笔瓶邪/龙族楚路

可逆不可拆!

cp洁癖!cp洁癖!cp洁癖!

推荐狂魔,谨慎关注。

微博@洺萘。

段子狂魔,常年辣鸡。

高二十五历史组

1.

“我拒绝和他做同桌!”执椋拽着桌子往后拉,被刘老师拦住了。

“就一个下午了,明天放假了,回来再说!搬回去!”刘老师命令道。

“我的内心是拒绝的……”

“你的嘴上也是拒绝的!搬回去!”

“……嘤嘤嘤。”

2.

“下面我们来安排一下座位——”刘老师手里拿着一张新排的座位表,“大家站到后面去,把桌子四排四排的并起来,中间留下过道。”

大家离开座位,一边说话一边往后走。

“咱们班56个人,分为七组,每组八个人。讲台左右的第一排是‘特别关注’,往后两排两排是一组,靠窗开始,语文,数学,英语,靠门这边,政治,历史,地理。”刘老师边说边指着座位,“分组依据是上次期末考试的单科成绩,还有问题吗?”

教室瞬间安静。

“哎,要不咱们照一张合照?谁有相机?”刘老师突然提议。

带了手机和智商的同学都默不作声。

老师的眼神仿佛看穿了一切。

3.

分组第一天,大概很和平。

分组第二天,并不和平。

分组第三天,班里炸了。

地理组。

“我跟你说这个化妆品好!”

噫吁嚱,为什么上了高中以后很多女生就开始说化妆品了。

数学组。

“快快,这道题我不会,看看咋做。”

学霸的世界我不懂,你们聊,我先走了。

英语组。

“快告诉我,今天考什么单词,我赶紧背一下。”

英语?那是什么?

语文组。

……这一排睡着的人是怎么回事?

政治组。

“哎你特么吃东西怎么不分我点!”

历史组。

“握草,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男男男男,成何体统!”

你们继续,我就不打扰了。

4.

执椋:“我跟你说。能不能帮我个忙……你特么抱胸是几个意思?!”

城先双手护胸:“……你说。”

“……草泥马,我忘了我要说啥了。”

5.

“今天我们来学习平面向量……”教导主任兼数学老师闻槟拉着脸讲课。

“不听,我不听ヽ(*。>Д<)o゜”城先小声撒娇。

“握草,你是怎么把颜文字说出来的。”历史组的小伙伴们惊呆了。

6.

“我跟你商量件事……把手放下,不要护胸。”执椋很严肃的看着数学书,对城先说。

“哦,你说。”

“你能不能,不要老是……”执椋斟酌了一下用词,“摆出一副女生的姿态!?”

“我这叫可男可女可阴柔可阳刚。”城先反驳。

“哦,这个意思就是你可以自攻自受?”

“不,我是豌豆。”

“……?”

“自花传粉。”

“……自交啊?!”

7.

执椋:“其实,还有一种生物可以自攻自受……不是,雌雄同体。”

“哈?”城先一脸不信任。

“蚯蚓。”

“你一说蚯蚓我想起来一件事,他们这群大屁眼子。”

“说。”

“他们不是说蚯蚓切两半还能活吗?然后我切了,丫死了。”

“你咋切的?”

“就这样,”城先拿起笔,“比如说这是个蚯蚓,我就这样一刀——”

他的手在笔上竖着一划。

“蚯蚓就死了。”

“握草这么切能活着就鬼了好吗?!”执椋的内心是几乎崩溃的。

“是他们说切两半的。”

“……”

8.

“这个地方用这个公式……那个,起来!”闻槟挥手一指,地理组郝枷中枪,“在数学课代表旁边睡觉?扣其一分!”

全班笑疯了。

老师的“扣其一分”,写作“扣其一分”,读作“Q其呀分”。

9.

十五班有个神奇的存在。

“男神”王靖。

10.

语文老师:“嗯,我们找同学翻译一下这句……来,王靖。”

掌声响起。

“……”执椋不明觉厉。

“我们来看看周考的成绩……王靖,85。”

掌声响起。

“他抄的我的然而比我考的好……”老师并没有听见,心疼你。

11.

历史课。

“斯大林这个人啊,个人崇拜严重,掌声都响十几分钟。来王靖,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掌声响起。

一分钟过去了,掌声越来越大。

“十五斯大林!十五斯大林!”

啧啧啧,你笑个什么劲,这是在夸你吗?

12.

“哎戈颜,你咋每天都收钱呢?”坐在后面的剑锁拍了拍戈颜肩膀。

“学校收怪我咯?”戈颜拍下剑锁的爪子。

“指甲这么长,剪了!”月兴抓住戈颜的手,“你们看!”

“剪了剪了!”剑锁立马激动了起来,俩人伸出了魔爪。

“滚滚滚滚滚滚滚!”戈颜双手抱头,躲来躲去,最后一把拉住执椋,“执椋执椋执椋救我救我!!!他们欺负我!”

“憋闹,我碎觉呢……”执椋趴在桌子上睡的神志不清。

戈颜发动被动技能——挠人。

剑锁和月兴负伤,胳膊上留下了指甲的划痕。

心疼。

13.

“我要换座位!换座位!”戈颜怒,拽着城先,“我们换座位!”

“大姐你放手(´・ω・`)有话好说。”城先一脸扭捏。

“……”执椋看着挡在自己前面的胳膊,“你们好好说话,动手动脚的干什么呢?能不能不隔着我说话?”

14.

“行呢,咱俩换座位哇,我和非姐做同桌去。”城先站在椅子的横杠上。

“行,那赶紧……”戈颜的回答被打断了。

“不换!我嫌他丑!”非晓炸了。

“非晓!”执椋拍着桌子,质问代表非晓,“城先把你当兄弟你居然想睡他!?”

“想睡我的人多了不差她一个!”城先拍桌。

“Sorry,I can't understand.”

15.

“我要换组!”戈颜疯了,“你们都欺负我!”

“噫,谁欺负谁啊!?”剑锁凑过来,伸出胳膊让戈颜看指甲挠的痕迹,“谁欺负谁啊?”

“Q其呀分!”执椋伸出被荼毒的手,在戈颜面前晃悠。

“Q其满分!”非晓也伸出被挠过的手。

“漩留他们欺负我!!!我要换组!!”

“你走你走你走!”三个人一起投诉。

16.

在戈颜的强烈要求下,两人换了一节课的座位品味生活。

下课后,城先哭着坐回自己的位置,认真的看着执椋:“我觉得你比非晓好太多了,她太可怕了。”

执椋立马回头,一边笑一边说:“非晓!你干了什么!他把你当兄弟你居然睡了他!”

非晓一边笑一边回答:“没睡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有你哈哈哈哈哈哈,月兴!他把你当兄弟你居然想睡他哈哈哈哈哈!”

“噫……我什么都没听见。”戈颜捂着耳朵坐下。

“老实交代你们昨晚干了几炮!”执椋笑看月兴。

月兴的声音带着控制不住的笑意:“他昨晚扑腾的太厉害,没干成。哈哈哈哈哈……”

执椋:“噫……so污!”

非晓笑的快断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戈颜捂着耳朵翻了个白眼。

17.

执椋一脸严肃的看着非晓和月兴:“今天轮到谁了?”

“什么?”两人不解。

执椋又开始笑:“哈哈哈哈哈昨晚你们没和城先干一炮哈哈哈哈哈……”

非晓露出了一个猥琐的笑:“没有没有。”

执椋恍然大悟:“哦哦哦,一三五非晓干,二四六月兴干,周日休息哈哈哈!”

剑锁:“我还以为你要说周日3p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戈颜:“我听不懂听不懂听不懂……”

18.

课间休息的时候,执椋突然回头问非晓并指了指城先:“哈哈哈哈哈想不想睡他?”

非晓还没回答,戈颜就抢先一步:“你知不知道每天问这个很无聊?”

执椋:“哦。”

戈颜:“你说想不想?”

19.

“执椋,梁山多少好汉来着?一百八?”非晓看着必修五的第一课问。

“一百零八……什么鬼记性哈哈哈……”

“那他们每天在梁山上干啥呢哈哈哈……”非晓不紧露出了微妙的笑容。

“噫……”执椋脑补了一下。

“十八p。”

20.

“数学国庆作业一共七张卷……开学收。”闻槟说完以后就出了班门。

“写个鸡巴毛啊……”城先一脸难以言说的表情。

“写你麻痹……”执椋趴在了桌子上。

“写什么写……百度一下……”戈颜放弃了治疗。

21.

“国庆的语文作业后面有答案……”课代表站在讲台上说。

“我去,这么贱?答案都不给全!”戈颜掀桌。

“她说啥?”城先问执椋。

“她说,真他麻痹的贱,答案都不给全。”

说完三个人都笑了。

戈颜:“我没说他麻痹哈哈哈……”

城先:“那到我这是不是该说真他麻痹的鸡巴毛的贱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2.

“没发作文本的去办公室,老师要点评。”

下课了,一堆人涌向办公室。

“你看,这里理解反了,应该是……”语文老师指着执椋的作文,“嗯,就这么多毛病,回去重写吧。”

说得好,我选择死亡。

城先:“你抄的哪个网站的?”

执椋:“别说了,我要投诉。”

23.

课间活动,城先,剑锁和十五斯大林聊的开心,月兴就坐在座位上,托着下巴看他们仨。

执椋:“看月兴这一脸沉思,一定是在想今天晚上用什么姿势比较好。”

月兴:“不是,我思考的时候是这个动作。”

“……重点好像不是这个……”

24.

地理课,回答问题时间。

“该岛为热带雨林气候,特征是……”

“好,那么我们看第五题……”老师扫了一眼班里,“来,余学。”

余学站起来,想也不想:“选C。”

全班安静了。

“看你把咱们班同学吓的,他们心说第五题哪来的C呢对吧?”地理老师一脸笑意,“第五题是简答,你在看哪页?”

25.

国庆假期来了,放学的时候,执椋恶意满满的笑着问了月兴一句:“今天晚上准备来几次啊?”

月兴看了一眼城先:“这是隐私。”

“……”执椋走出班门后,仔细的想了想。

……月兴是在和我开玩笑还是真的看上了城先?

26.

“今天班会,我们来讨论一下班级主页。”

“哈?”全班不明觉厉。

“首先,我们来投票一下名称。”

“Made in class15.”,“樱花纷飞”……

什么鬼名字?

班里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良辰必有重谢。”

……最后,班级主页的名字是,在下叶良辰。

27.

“我们找个同学来读一下这段……”语文老师看看班里,“非晓,来。”

“却才有个京东来的……”非晓刚刚读了半句,全班都笑了。

城先:“京东,我还淘宝呢。”

28.

“完了,明天月考我连地理的范围都不知道!”非晓突然发现这个严肃的问题,急忙问课代表,“哎咱们地理考哪呢?”

课代表:“考到日本(那一课)!”

非晓:“什么?!从中国考到日本去了?!”

29.

“大家知道四大名著是什么吗?”

城先:“知道,《西游记》《西厢记》《吸毒记》……”

30.

非晓做历史卷的时候突然问:“哎,二战是什么时候的了?”

执椋:“19……多少来着?”

戈颜:“没到19吧,18……”

城先:“什么18,一战就1914了还二战?”

戈颜:“二战完了是1945,对对对。”

执椋:“对什么对,二战1914到1945?!”

城先:“就是,一战正打呀二战就开了?!”

31.

戈颜:“是不是觉得学校像监狱?”

城先:“呵呵,是啊,看咱们穿的,第四监狱囚服。”

32.

语文必修五第一单元是小说。

老师:“今天我们来讲一下小说。”

执椋和城先偷偷吐槽:“老师小说怎么写。”

城先:“什么小说?”

执椋:“耽美。”

城先:“耽美是啥?”

执椋:“就是剑锁和月兴。”

33.

执椋:“我真是目瞪口交了。”

非晓:“口交是啥?”

剑锁:“B-box。”

34.

月兴:“啧啧啧,真是三个女人一台戏。”

非晓:“……四个女人电视剧?”

35.

老师:“我们来统计一下订练习册的人。订的举手。”

城先正在打瞌睡,没听见。

戈颜:“嘿!你咋不举!”

城先迷迷糊糊:“嗯?”

执椋一脸卧槽:“你咋不举……”

36.

老师:“你们知道为什么新装修的家不能住了吧?”

城先:“不就是怕吸毒吗?”

“???”

“甲醛。”

37.

戈颜紧紧抓着非晓的手:“执椋,快点,她要摸你大腿!”

执椋看了一眼:“她胳膊短,摸不到。”

然后非晓就摸了一把戈颜的腿。

戈颜急了:“执椋,快点,咱俩摸她大腿!”

执椋:“……我又不是变态……”

38.

上课的时候,非晓突然戳了一下前排的月兴。

执椋:“你戳他干什么,他又不会娇喘。”

39.

英语课考词组,老师叫人上黑板写,写完以后再找人上去判对错。

老师:“人家帮你改完了你该干啥?”

月兴:“……谢谢?”

老师:“……快去把词组改了!”

40.

执椋:“有尺子吗?”

非晓拿出尺子:“叫爸爸。”

执椋:“【哔——】你妈。”

“……”

41.

剑锁:“男神考的这么高?!”(讽刺意)

王靖:“哎,不算啥不算啥。看我兄弟执椋考的。”

执椋:“呵呵,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的女神王靖。”

42.

语文课,老师让大家写关于苏武的材料。

剑锁和月兴合伙做了一首打油诗,被老师叫上去念。

“啊,苏武!

你高大,你雄伟!

你是我心中的大树,渲染了我幼小的心灵。

北漂匈奴十九年,茹毛饮血似千年!

虽有佳人身边伴,身在匈奴心在汉!

结发妻子薄情女,皇帝无情忘恩义!”

43.

翻译文言文。

原文是: 父曰:……

月兴:“父亲说……”

班里说悄悄话的声音大了一点,老师怒了:“闭嘴!听父亲说啥呢!”

44.

戈颜:“执椋你看我是不是发烧了。”

执椋看了一眼,脸都不红,发什么烧:“我看你是发骚了。”

非晓:“你根本就不懂戈颜!”

戈颜莫名感动。

非晓继续说:“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一直在发骚!”

45.

城先突然得了水痘,要休息一周。

戈颜发烧,请了病假。

这是他们两个被黑的开端。

46.

体育生经常不在班,导致历史组实际上只有六个人。

戈颜城先病了,历史组就剩下了四个人。

危险的四个人。

他们,走上了黑戈颜和城先的不归路。

47.

月兴:“啧啧啧,戈颜又没来。”

剑锁:“一定是和城先做爱做的事呢。”

非晓露出了微妙的笑容。

执椋拿着本子:“剑锁!不要胡说!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做♂爱!”

剑锁被执椋的小黄文甩了一脸。

48.

执椋在阅读课带了本小说。

剑锁:“啥书了给我看看。”

非晓:“你不会想看的。”

剑锁:“噫!”

非晓:“肯定又是搞基。”

执椋:“非晓你咋这么讨厌,说什么实话。”

非晓:“哎,这就是我的优点啊。”

执椋:“这就是大家都叫你实话小王子(并没有)的原因?”

49.

“哎,戈颜还没来。”月兴再一次感叹。

“啧,你怎么这么烦,她为什么不来你还不知道吗!”剑锁一脸正经,“肯定是又在和城先ooxx!”

执椋:“你们趁他们不在这样黑他们真的好吗?”

非晓:“黑他们就算了,为什么不带我?”

50.

“哎,这组太可怕了。”前排的礼嘉听到了历史组的谈话内容,不由感叹了一句。

“少年要入教吗?”月兴挑了挑眉,“历史黄暴小组欢迎你。”

剑锁:“顺便介绍一下,非晓是教主,执椋是大祭司,月兴是少祭司,戈颜是教皇,我是教员。”

非晓:“那城先呢?”

执椋:“……教皇后?”

51.

剑锁在夜自习前买了一杯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是白色的液体。

月兴:“噫,你干嘛呢!?”

执椋:“强撸灰飞烟灭,你这是……把什么撸出来了?”

月兴:“噫,难道是……”

非晓:“闭嘴!你懂什么!这根本不是纯正的味道!”

执椋:“不愧是教主,见多识广,我甘拜下风。”

月兴:“教主威武,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剑锁:“啧,我还喝个p啊。”

非晓开始装逼:“什么?你们没有喝过牛奶吗?”

非晓被痛打一顿。

52.

昊珈是前排地理组的成员之一。

执椋正在听剑锁讲黄段子,昊珈突然回头来了一句:“说什么呢!”

昊珈一脸严肃:“居然不带我!”

53.

政治组的同学在夜自习钱跑到历史组玩,正好碰上教里(划)组内黄段子时间。

最后,这个同学崩溃的跑了,原因是:并不是因为他们黄的我受不了,而是他们说的每一句话我都秒懂!!!

54.

剑锁:“不如我来讲讲SM?”

非晓:“你们三个变态!”

执椋:“少祭司,教主说我们变态。”

月兴:“教主说什么就是什么!”

55.

黄暴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于是,当戈颜和城先病好了可以上学的时候。

他们发现世界变了。

56.

大家来看一下古文中‘坐’的含义,比如……”语文老师在黑板上写了几句古文古诗里的句子,给大家讲,“停车坐爱枫林晚,这个‘坐’是什么意思?”

全班默默的笑了,历史组最……噫吁嚱。

老师:“……行了,别笑了,不是那个‘做’!”

57.

“或命巾车,或棹孤舟……哎呀别笑了不是那个‘停车坐爱枫林晚’!”语文老师怒了。

58.

戈颜:“据说要换座位了。”

执椋:“只要不和王靖坐同桌,坐哪都行。”

“……教主别这么看我教主夫人王靖是你的。”

非晓:“……我靠,不要拉低我的品味!”

59.

执椋在练习人体,非晓凑过来看了一眼:“噫,裸男!!!”

执椋:“……”

非晓拿过执椋在临摹的卡片:“噫,看这胸,这腿……”

执椋:“教主你这个变态!!”

60.

非晓在执椋画画的时候一直在念叨:“屁股……屁股……”

执椋怒:“妈的你这个玩跳蛋变态,去调教教主夫人去!”

61.

非晓:“……跳蛋是啥?”

执椋:“就是那个……”

非晓打断执椋的科普:“停,我不想听,我知道那大概不是什么好东西。”

执椋:“……”

62.

老师换了座位,没有来的城先被调走了,教皇……啊不是,戈颜的好丽友漩留换来了。

两个人每天腻腻歪歪的,做完数学后俩人就趴在桌子上面对面。

执椋:“妈蛋,这对狗女女,我就不该从他俩中间换出来。”

63.

执椋:“天了噜,这道题好难。”

非晓:“撸了天,这道题也好难。”

剑锁:“不愧是赵日天,我叶良辰服了。”

64.

坐在后排的一个同学急着上厕所,正好看见剑锁桌上有纸,就冲着他喊了一声:“剑锁!把那包纸给我用用!”

剑锁:“……?”

然后剑锁拿起了桌上刚刚讲过的政治报纸递了过去。

65.

政治老师:“你们注意着点,政教处的最近查的严,上课睡觉的,照镜子的,还有玩那个什么,积木的,都小心着点。”

“……积木?”

“哦,叫啥来着?对了,魔方。玩魔方的小心点!诶,说你们呢,四大觉主,别睡了!”政治老师一转头,“就是那个,旁边的小胖子把镜子没收!”

老师:“快给朕拿上来!”

66.

执椋:“优弧和劣弧是啥?”

非晓:“优弧长,劣弧小。”

执椋:“……虽然我大概听懂了,但是你不觉得‘长’和‘小’这两个词对不上吗?”

67.

英语课,翻译课文。

非晓:“这个pirate是啥?”

执椋:“海盗。”

非晓:“哦,这个海盗商店……?”

执椋:“……pirate ship是海盗船,不是商店。”

68.

执椋正在犯困,突然听到老师说了一个词组:Walk the dog。

执椋迷迷糊糊的回头问非晓:“Walk the dog,走狗?”

非晓:“……遛狗。”

英语老师:“还有这个,Fly the kite……”

执椋还没清醒:“Fly the cat……天猫?”

69.

“你们俩干啥呢?”历史老师突然停下讲课,看着余学和新调过来的贾濠,“玩过家家呢?!”

后排同学:“一个爸爸一个妈妈。”

全班笑疯了。

老师:“干啥呢,把手拿上来啊!?在底下偷偷摸摸干啥呢!?”

历史组其余成员:“噫——”

70.

历史老师“那么,谁知道孔子的阶级是什么?”

“呃……当时有奴隶,奴隶主,地主,贵族……?”戈颜仔细想了想,“奴隶?”

执椋:“……你以为孔子是伊索吗!?”

戈颜:“那你说是什么?”

执椋:“嗯……依据我多年的经验,他应该是在奴隶主和奴隶之间的……无产阶级!”

71.

非晓:“啊,好困。”

执椋看了看黑板:“我也困。”

过了一会,非晓突然打了个喷嚏。

非晓:“啊,好舒畅,打个喷嚏就不困了。”

执椋:“那你以后上学就带胡椒面吧。”

72.

“我们今天讲西亚,大家看,这里有两河流域,这个就是美索不达米亚平原……”

“啥?”月兴没听清,“猥琐?”

剑锁:“……”

73.

历史老师:“你们以后可以去山东看看,有孔府,孔庙还有……”

非晓:“孔洞。”

执椋:“噫……真污!”

非晓:“?!?!”

74.

政治老师叫人上黑板默写题目。

剑锁,戈颜和另外两个人中枪。

政治老师:“那我们来看一下他们写的……嗯,这个人的写错了,这个人的也写错了……我们来看一下正确答案……”

说着他走到了剑锁和戈颜写的面前。

“……”

剑锁的也写错了。

“啊哈哈哈……其实正确答案是这个……嗯,终于有一个写对了。”老师松了一口气。

75.

非晓问政治组的礼嘉:“你语文写完没?”

礼嘉:“写完了。”

非晓:“给我cāo'cāo!”

执椋:“?!?!?!?!”

76.

戈颜:“执椋你的钱呢?”

执椋:“???握草我忘带了!”

然后非晓帮忙交了钱。

下午执椋把钱放在非晓面前:“还钱!”

非晓下意识的接过来:“谢谢。”

77.

班主任突然查作业情况,问课代表作业收的怎么样。

课代表:“到下午差不多就交齐了。”

“……”

78.

地理填空题。

处于_____控制下的阿拉伯半岛。

非晓看了一眼执椋的,上面写的是“副热带高气压带”。

然后非晓拿起改正带涂了自己写的。

执椋:“你干啥?”

非晓:“我写的是,处于USA控制下的阿拉伯半岛。”

执椋:“……你怎么不去死……”

79.

“然后呢?”执椋淡定的坐着。

“然后我们就要换班主任+换座位了。”非晓一脸严肃,“因为班主任怀二胎了。”

“哦,新班主任是谁?”

“政治老师。年级组长。”

执椋:“……对不起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

非晓:“我也……”

80.

政治老师在一个晚自习上任了。

“谁敢挑战我,我就让他用实践检验真理。那么,接下来,我们开始重新排座位。”

81.

“同志们再见!一定要把别的组也变污!”

“收到教主/教皇指令!”

戈颜:“什么啊我不是教皇!”

执椋背起书包:“哎,到最后戈颜都没有承认教皇的身份呢。”

“都说了我不是!”

END

评论